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我國大豆不存在供應短缺問題

發布時間:04月17日

    近期,國際大豆和豆粕市場出現較大波動。專家認為,疫情沖擊是部分國家對大豆供應預期趨緊甚至恐慌的主要原因,并非國際市場大豆供需失衡所致。目前,我國大豆供求基本保持平衡,不存在供應短缺問題,但需要警惕國際資本炒作大豆等大宗農產品,引發大豆價格大幅上漲,最終影響我國大豆供應。

    繼巴西、阿根廷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出現封港和罷工等傳言引發國際大豆和豆粕市場出現較大波動之后,近日又傳出了俄羅斯將在6月份前暫停對中國出口大豆的消息。

    我國是大豆主要消費國和進口國,大豆對外依存度高。國際大豆市場出現的一系列變化會不會影響我國大豆供應,進而影響國內肉食品和食用油價格?專家認為,疫情沖擊是部分國家對大豆供應預期趨緊甚至恐慌的主要原因,并非國際市場大豆供需失衡所致。目前,我國大豆供求基本保持平衡,不存在供應短缺問題。

    專家認為,當前更需警惕國際資本炒作大豆等大宗農產品,引發大豆價格大幅上漲,最終影響我國大豆供應。

    國內大豆供求基本平衡

    位于湖北省荊州市荊州區川店鎮的湖北峪口禽業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家禽育種企業,今年生產經營頗為艱難。國內疫情發生初期,因交通封堵導致飼料供應緊張,在國內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之后,全球疫情蔓延又導致豆粕現貨價格上漲,公司面臨著不小的成本壓力。該公司副總經理關偉達說,為了維持正常生產經營,公司現在積極采購豆粕,避免斷貨。同時,尋求平時供應量大、信譽好的供應商提前備貨,以便鎖定價格。

    “受市場預期影響,3月份至4月份進口大豆到貨量少、油廠開工率低、豆粕需求增加,國內豆粕現貨價格出現了上漲。”國家糧油信心中心首席大豆分析師張立偉說。目前,交通運輸恢復正常,疫情對飼料行業的影響減弱。國內養殖業逐步恢復,飼料需求上升,國內豆粕成交量開始增加,下游企業提貨積極,國內豆粕供應緊張。與此同時,全球疫情蔓延,特別是南美大豆主產區疫情蔓延,豆粕期貨價格大幅上漲,國內豆粕價格也隨之上漲。現在豆粕期貨價格有所回落,但豆粕現貨價格仍然居高不下。3月底,沿海地區43%蛋白豆粕主流報價為每噸3250元至3350元,每噸價格比去年底上漲了400元至500元。

    張立偉認為,目前我國大豆供求基本保持平衡,能夠滿足國內蛋白飼料需求。大豆是主要食用油和豆粕的原料,我國進口大豆20%加工成豆油,80%加工成豆粕。從國內市場看,2019年國產大豆產量1810萬噸,同比增加215萬噸。從國際市場看,2019年我國大豆進口8851萬噸,同比增加48萬噸。其中,2019年從巴西進口5767萬噸,占比65%;從美國進口1694萬噸,占比19%;從阿根廷進口879萬噸,占比10%。

    從全球來看,大豆供應充裕。據美國農業部3月份預計,2019年至2020年度全球大豆產量3.42億噸,同比下降4.7%;消費量3.5億噸,同比增長2.1%;期末庫存1.02億噸,同比下降8.4%。盡管全球大豆產量和庫存量都有所下降,但期末庫存仍然處于歷史第二高位。

    疫情引發供應短期緊張

    我國大豆自給率不足20%,主要依賴進口。目前,國內大豆市場與國際市場深度融合,國際市場波動向國內市場傳導的潛在風險不容忽視。

    從進口渠道看,我國大豆進口來源地主要是巴西、美國、阿根廷等國家,近年來進一步拓展進口來源地,從俄羅斯、烏克蘭、哈薩克斯坦、埃塞俄比亞等國家進口一部分非轉基因大豆。張立偉認為,俄羅斯每年出口到中國的大豆約為80萬噸至90萬噸,俄羅斯限制大豆出口對我國影響不大。

    “巴西大豆收獲延遲疊加疫情影響,導致我國大豆供應吃緊。”中國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會長曹德榮說。巴西是我國大豆最大進口國,進口量占我國大豆進口總量的60%以上。受疫情影響,中國大豆進口企業擔憂巴西當地公路運輸及出貨受阻,提前囤貨意向增強,大豆價格上漲明顯。在中國旺盛需求推動下,3月份巴西大豆出口再創單月新高。巴西外貿部發布數據顯示,3月份巴西大豆出口裝運1164萬噸,同比增幅為127.3%,其中有800多萬噸出口中國。預計4月下旬以后,進口巴西大豆到貨量將大幅增加。

    近期,阿根廷采取的防疫隔離措施導致大豆運輸困難。盡管阿根廷谷物運輸商可以“免于遵守預防性隔離措施”,但隨著疫情發展,當地多座城市采取了限制交通和流動的措施,對輸港卡車形成了較大影響。隨著阿根廷逐漸進入大豆收割和運輸旺季,若疫情繼續發展,運輸困難將進一步增加。

    曹德榮認為,疫情對經濟活動的影響是暫時的。隨著各國加強對疫情的科學防控,大豆正常的國際貿易和供應能夠得到保障。需要注意的是,要防止投機資本通過誘導輿論、惡化預期制造行情,伺機炒作大豆等大宗農產品,推動全球農產品價格從結構性上漲轉為全面上漲。

    多措并舉化解供應風險

    大豆是貿易自由化程度較高的農產品,國際市場存在較多風險。曹德榮認為,我國既要充分利用國際市場,又要防止過度依賴國際市場。今后應采取有效措施降低大豆進口依存度,減輕國際市場波動對國內大豆供應的影響。

    應不斷提高國產大豆產量。近年來,我國持續優化農業結構,通過實施大豆生產者補貼和輪作補助等鼓勵措施,引導農民擴大大豆種植面積,我國大豆種植面積和產量已經連續4年增長。不過,國產非轉基因大豆單產約為每畝129公斤,遠低于國外轉基因大豆每畝320公斤至400公斤的單產水平。所以,亟需加快優質、高產大豆品種選育,逐步縮小與世界大豆主產國單產差距,提高農民種植收益,調動農民種植大豆積極性。

    應積極擴大大豆替代消費。尋找豆粕替代品,對降低我國大豆需求有積極促進作用。據了解,雙低菜籽粕、芝麻粕及高粱飼料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替豆粕。同時,推廣高效低蛋白日糧飼料技術,可以從根本上減少豆粕需求量。如果將豆粕在飼料中的比重由21%降至18%,就可減少豆粕用量約1100萬噸,折合大豆約1400萬噸。此外,也要加大其他蛋白質飼料資源的開發利用,以減少對豆粕的需求。

    應繼續推進大豆進口來源多元化。自2018年7月1日起,我國將印度、韓國、孟加拉國、老撾和斯里蘭卡等國的大豆進口關稅稅率從3%調降至零。我國已先后開放貝寧、玻利維亞、俄羅斯全境大豆的市場準入,并開放了保加利亞、印度、俄羅斯、阿根廷、白俄羅斯、巴西、烏克蘭等多國粕類產品的市場準入。這些措施有效拓寬了大豆進口來源和渠道。

    在此基礎上,要強化農產品全球供應鏈管理,進一步提高大豆等大宗進口農產品風險管理能力。在國際市場積極采購大豆的同時,探索建立商業調節儲備機制,作為中央儲備的補充,從而形成國儲、商儲相結合的儲備體系。



(來源:中國糧食行業協會官網)

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吧!

一码中特有奖